小超人汉考克获飞碟射击冠军 参军提高技术能力

发布时间:

  最后一对碟靶化成红烟停在半空;穿着红背心的汉考克把猎枪举到空中,振臂欢庆;他的母亲在看台上喜极而泣;74岁的美国队教练罗·伍德豪斯从座位上蹿起来,蹦到小伙子面前一把抱住他。

  汉考克才19岁,是16日男子飞碟双向决赛场上最小字辈的,但那些前辈们都知道,要把这小子从资格赛第一的宝座上拉下来只能期望奇迹--因为他简直是个奇才。

  1997年的一天,克雷格·汉考克对他8岁的儿子说:“嘿,小子,想玩玩打飞碟么?”“好啊!为什么不呢?”文森特一口答应,在他的印象中,父亲和哥哥马特打飞碟的样子很酷。就这样,瘦小的文森特开始了“超人”之路。

  不过,当16岁的文森特2005年第一次出现在国际赛场上的时候,根本没人注意到这个小孩。所以,当他以149中的总成绩夺得韩国昌原世界杯冠军的时候,所有人都在打听:“文森特·汉考克是谁?”

  他很快让这个圈子里的人都记住了这个名字和这张娃娃脸。当年四场世界杯分站赛摘得2金2银,接着又在世锦赛上夺冠,7场国际比赛全部收获奖牌,最终当选国际射联年度最佳枪手--这一前无古人的成就,竟然由一个尚未成年的男孩子完成。

  “赢得比赛的感觉太美妙了,当然,还有走在路上被人认出来的感觉。”哈哈大笑之后,文森特认真地说:“每场比赛我都想赢,来这里,目标就是赢,就像泰格·伍兹说的,每次站在赛场上,就是准备去赢得比赛。我很享受压力,有压力我能打得更准!”

  尽管如此,“超人”也紧张。当天决赛的时候,他的手心不停地冒汗,只好在裤子上一遍遍地擦,别人打的时候,他在草地上踱来踱去。

  “我是个容易紧张的人,只好在那里动来动去。本来我不想看着别人打的,不过看到前面有人脱靶真是很兴奋。”

  经过令人窒息的加赛之后,他的奥运目标达成了,绝大部分枪手四十年都完不成的,他只用四年就全部完成。

  2006年,神奇小子突然从国际赛场上销声匿迹,原来他入伍了,成为美国陆军射击队的一员。这一年,这个年轻的世界冠军在军队的生活跟普通士兵没什么两样。每天凌晨起床做俯卧撑,学着在街巷搜索敌军,下午还得给老兵冲咖啡。

  不过,在文森特看来,这是他人生的一个美妙转折。“加入军队之后我学到了很多。决心、毅力、纪律性都比以前更强了,这对我的射击生涯很有帮助。”尽管没有出现在国际赛场上,但是他在军队系统和美国国内却参加了大小几十场比赛。

  在一年的正式服役之后,文森特转为预备役军人,时刻等待着军队的调遣,但是现在,在被派往伊拉克或者阿富汗之前,他的任务只是射击。在美国陆军射击队位于佐治亚州本宁堡的训练基地,他每天和另外3位世界级飞碟高手一起训练,还当起了普通美军士兵的教练。

  “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,现在军队命令我来打奥运会,所以我来了。”说起这些话,这个还不太大的孩子一脸的严肃认真,尽管他早已为美国队赢得北京奥运会入场券,并且在选拔赛中胜出,获得奥运参赛资格。

  老教练伍德豪斯曾说,加入军队对美国射击选手来说都有很大的好处,在那里,他们能锻炼得身体更强健,心理更刚强,更重要的是,这些顶级枪手们一起训练,切磋之下技艺长进很快。

  英雄难过美人关,小“超人”也不例外。第一眼在射击场上看见瑞贝卡,他就被倾倒了。

  2006年4月的一天,文森特去看一个军队组织的比赛。他来到靶场,正是女子多向的比赛,然后他就看到了生命中的她。

  “第一眼看见她,我的下巴就掉地上了!”文森特笑得脸都有点泛红,“那一眼,我就爱上她了。然后我走过去跟她说话,原来她早就在杂志上知道我了呢!”

  两年的恋爱之后,今年5月,才19岁的文森特就和瑞贝卡结婚了。在文森特的家乡佐治亚州一个小镇的教堂,他们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。

  不过,这对新婚小夫妻并没有多少时间来享受自己的蜜月,文森特马上就继续转战世界杯,准备奥运会去了。

  “她也是飞碟运动员,虽然只是参加国内的比赛,但是她很明白奥运会这个层次的比赛意味着什么,她给了我很大的支持。赢得金牌是我能给她的最好的结婚礼物。”小“超人”摸着左手的无名指的戒指,脸颊还是红红的。